大卷文学,大卷文学社,文学,诗社,诗人,诗,散文,书画,小说,博文,文学艺术,诗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后的抒情诗人俞心樵
 
最后的抒情诗人俞心樵
| [<<] [>>]

俞心樵,1968年出生于福建,祖籍浙江绍兴,是当代中国优秀的思想家和代表性诗人之一,广为流传的诗歌有一代名诗《最后的抒情》、成名作《渴望英雄》、《墓志铭》等,多部对当代中国具有精神前瞻性的长诗,以及小说、剧本、理论著作。

墓志铭

在我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有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当你知道我葬身何处
请选择最美丽的春天
走最光明的道路
来向我认错
这一天要下的雨
请改日再下
这一天还未开放的紫云英
请它们提前开放
在我阳光万丈的祖国
月亮千里的祖国
灯火家家户户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你是我光明祖国唯一的阴影
你要向蓝天认错

向白云认错
向青山绿水认错
最后向我认错
最后说 要是心焦还活着
该有多好

1990年9月2日 清华园


最后的抒情


我就要离开你
就要转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爱你
在那里我会健康如初 淡泊 透明
我会参加劳动 对生活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
如果阳光很好 我会展露微笑
会对自己说 除了你 我什么都没有
除了美丽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还会说 一遍又一遍 我说
你是春天的心肝 天空的祈祷
海洋潮涨潮落毕生的追求

现在我就要丧失说话的任何技巧了
不惜一切代价
仅仅赞美你的一根头发
我就要用去一千种沉默的声音
一万只宁静的歌
现在我是一万零一次看到
在三月的桃林前面
你满头飘飘扬扬的黑色的光芒

你是在爱情比金子更少 比昙花更短暂
比铁树开花更艰难的日子来到我的身旁的
你是冰天雪地里仅有的一点火种
仅有的一点心意 一点爱情的标志
你是蓝天下的大雪 阳光中的暴风雨
火山深处的一汪清泉
是秀丽甲天下的神女峰
是下一代少女的方向
我的病根和诗歌的源头

当土地要粮 天空要翅膀
百始要当家作主 我 只要你
你是唐诗宋词的独生女
住在桃花和阳光的五好家庭 行云流水的优秀寝室
你是真善美大学的校歌
校史上最珍爱的一页
我还要再说 再说一遍
除了你的名字 没有什么汉字不是糟粕
除了我为你写的诗
没有什么诗句能够千古绝唱

正是你今天的芳龄 我的母亲从水上回到桃林
她是为了让她的孩子能够爱上你才回到桃林
她要让我在桃林生 在桃林死 在桃林爱上你
在我没有出生之前 我的母亲就先替她的孩子爱上你了
在你没有出生之前 你 就已经存在

爱你的水上的外祖母 外祖父
爱你的云朵里的父亲 爷爷 仗剑江湖的列祖列宗
为了让我爱上你
她们在水上生 在云朵里死
他们一生斗争 风雨无阻 却从来没有拥有过你
他们是有妻子们的单身汉 有丈夫的处女
只要拥有你 他们可以放弃爱情和命
可以不生下我

但 但是 但是啊 我不生谁生
那么多人都死去了 只有我不怕活着
不怕苦难 不怕诗歌和光荣
我只是怕死 我是个死后仍然怕死的人
我要活着 做永生的人 做一个好人
我是天才 正冒险来到人间

现在我就要离开你 很远很远
我对你的爱将更深更辽阔
我就要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爱你
在那里道路通向我的血脉
在那里我和天空平等相处


回忆使一麻袋土豆变成了星星


回忆使一麻袋土豆变成了星星
降温了。他的忧伤值得注意,尽管他的叙述
仍然陈旧。他的劣质皮鞋破了
他的精心描绘的云彩也破了
更破了的是多年前从杨舍中学狂奔到夏园的小青年
这一狂奔,致使一个叫玉米的女孩
永远失去他可靠的青春。人生进入了质问的岁月
谁叫她的父母从窗口抛出了他的礼物
一瓶红酒,半斤诗稿
她父亲的手粗暴地扼制了她的痛哭,却不能
阻挡35分钟的暴雨从山坡那边席卷而来
跑到20公里之外的夏园道班,弯月正从半山腰
照金他湿淋淋的窗口。这一夜
他在窗前坐到工人们全部起床
不能再养路了,要写诗去
要写诗 去,要养一条更加危险的道路
就这样他到了一个永远回不来的地方
就这样他永远离开了那个乡村女教师

I miss You ——-多年之后他在灯下一页页翻者旧信
回忆使一麻袋土豆变成了星星


一灯如豆


不归于至善的事物不可信任
不建立圣殿的土地终将报废

多少女人局限于铜镜,被自已的美貌冲昏了头
多少男人深陷于沉默,悔恨中吞下自已的翅膀

历史是记忆。而我只愿被历史遗忘
我只要你来震撼,要你来重新攫住

千山万水走遍,仍然没有直达心性的人
千言万语说尽,最精彩的是工作中无言的存在

存在,我知道它的厉害,当它呈现
自然是无话可说;当它隐遁,谁也无从捕捉

害怕眼睛变瞎的人是尚未洞悉人间百态
而我却愿意让视力一天不如一天

酷似我脸容的并非都是我亲生
真理在谁家都不会是一线单传

也有柔弱似水的男人,但如果我真是不堪一击
为什么他们又将我团团围住

远去吧。因为赞扬庸才已成为新的时尚
谦卑也象外衣至少有四种风格

而一旦同伙中真有人毫不含糊地伟大起来
他们的嘴角就开始抽搐不止

但在春天把歌声压低的人是可靠的
在春天请求加重负担的人最值得写一写

惟有凝视者看到了我诗歌之外的灵魂重镇
神奇的道路由于抽象而牵动闪电

相信多年之后,最可靠的人将再返人间
那内圣外王者的形象必将复活于滔天大浪中

那么你们究竟嘲笑什么?苍白的小弟兄们
吾友张卫民指出:嘲笑诗人是最安全的

又有谁曾经安全?再了不起的人也有悲痛的泪水
在苍茫夜色中我只不过是一灯如豆

1994


倒影


往事中一匹白马在水中的倒影纠缠
奔腾的水草渡假村的舞伴

红色出租车的喇叭缓缓浮出水面
松竹林中的香樟上刻着她匆匆离去的标记

木栅栏围住雪山的倒影
阳光照到的地方,正是我用尽墨水的地方

肉身无限幽静,但石头的耳朵奇痒
我们究竟听到了什么?在我们自己的倒影中

1995


狂奔


  在丛林中,你们会分成几组,去谈论那月光?而一个人,
又能分成几组,去谈论你们流水旁的座位?我这样想时,月
光正好照着我缄默的嘴。这张嘴,此生的祸与福全靠它了。
这张嘴,最终要靠另一张嘴。呀,世界,只不过是嘴对嘴。
满地的烟壳和啤酒罐子,象丛林中硕大的落叶,象天使们的
嘴脸。想起我卑微的身体,有什么好说的呀 ,不就是一只单
缸洗衣机洗着天使们的内裤?我洗过那树中的年轮否?当一
只鸟用它自己的羽毛筑起一个巢,一块从天外借来的石头又
能分成几组开花?且飞向那水中月?呀,这景象,这迷爱,
其中的道德太传统了。此刻月光已从山坡这边照到高速公路
上,向着小日子,我酒中那只金灿灿的绍兴老牛狂奔不已。

1996


叙述的窗口(片断)


我们所在叙述的故事或许是从一声鸟鸣开始
那鸟对鸟类一无所知,却尽览人类的隐秘之书
书中我愿意是你笔下的一个饱经嘲弄的人物
我的窗口旋转着,转向了最幽暗的角落
我看到的火焰是在青菜地上跳跃,它们是可吃的
从这里我们辨出了嘴唇的真伪。但他的嘴唇
暂时还不可以吻我。我的嘴唇曾经是假的
现在有血有肉,呼喊着,正成为你不可分割的部分
如同疾病出于意志,而爱情让我们铭记宇宙的弃儿
在一张白纸上寻找父亲,发现的却是雪地上的
女亡灵。此书通篇都是我与她的故事。"在我们
人生旅程的中途",那鸟怀着扑向悲德丽采的淫欲
插入了反对诗人的伦理学。它不说:"祝你一帆风顺"
它说:我认为俞心焦有病,整天飞来飞去
飞得这么高、这么远,终于飞到了无人理睬的地方

1996


我从小就会唱忧伤的歌


我从小就会唱忧伤的歌
多少年过去,至今我尚未全部出生

连同我的母亲,我该怎样去描述
她从远方归来时的真实形象
当血汗替代了异国的芬芳,在突然晕眩的海滩上
她见到那么多被强加的微笑。谁敢说
在自己的国土上星空就是伪币制造场
谁敢说纯洁的少女们就没有必要再去洗一洗
从远方归来,母亲珠宝上的病毒加深了我今日的贫困
逐年加深的不仅仅只是血汗,还有惊恐与羞辱

为什么那个装疯卖傻的酒鬼竟是我的父亲
为什么我的母亲至今尚未创造出应有的母爱

1995


今生今世:到处都是海


献给李丫、小瑜及宛冰的生日
献给真挚、美好的朋友们
特别是川谨,以此表达我终生的痛悔

1. 死者的生活

再见,亲爱的,我要去过一过凡人的生活
我带走的这支笔是情欲的旁枝
它一再抒写更不值钱的灵魂
它在风沙中象海水的尖牙咬紧青春的苦涩
辞典飘过海岸,电灯照耀青草
残缺的月亮里贴着赛金花的嘴脸
现实就是这样,到处都是海呀
清华园上空鸥鸟翻飞

一火车的红砖,恰如最昂贵的液体
用来建筑那贞洁之墙,而墙内涌起雪白的遗言
幸亏这不是电影,否则这样的大海早已被剪去
但作为诗篇,它将永远被淹没
纷暗的书页、尘埃,图书馆坐满翻白眼的人
打满100分的青年,其意义是零
少女心中蚊蝇的嗡嗡声响成一片
生活的顶点在何处?天空正鼓励腐败

就是这天空要说你的忧伤象大雾
大雾已散尽,而你的忧伤更深
是的,有人把国家变成了天堂
有人把天堂变成了地狱
而我只不过是个野生思想家飘荡在四季的风雨中
我的表情象游泳池起了大火,人们在赤身裸体中惊叫
剧变就在这里,羞耻已退居其次,首要的是夺得生命
当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皮毛中活着,那就是伪诗时代

就是这样的时代,淘汰了最优秀的人
可笑的不是权力和技术在制造怪物
可笑的是精英们也在随波逐流
可笑的是歌唱也未能产生奇迹
我全部的诗歌有如一个妓女
被一次次剽窃、纂改
而全部的妓女有如一首星光闪闪的诗
被传唱、追忆,被捧上了天

最槽糕的时代,将出现最激动人心的图景
将出现一个能使太阳弯腰的人
那个人,始终被巨人们视为巨人
那个人,始终被小人们视为小人
那个人追求过李丫,而世上并没有李丫这个人
世上只有一个李丫的同学,世上只有那个人爱这个人
那个人就是传神的人;我们刚刚认识他
而谁想真正认识他,不知要用多少度电、多少张飞机票

即使用去整个阿拉伯油田也远远不够
最容易认识的事物是先来认识物质的王冠
它象基辅的赞美诗升起在绚丽的城邦之上
少女们在唱:是物质擦亮了精神,是金钱带来了春天
而我们不再追问,也不再回答
我们继续在梦想中梦想
我们在现实中拒绝了现实
我在我之中证明了我就是我

我还将证明建筑系的女生都在海上建筑
那建筑无形、无结构,不留下地址
那变正在变,为了一座不变的碑文
除了见到那不可见的,我们不曾见到那可见的
因此今生今世,我们永远得不到安慰
今生今世,永远地焚烧诗稿
今生今世,永远这么年轻,永远这么绝望
今生今世,啊亲爱的,小心我死灰复燃

再见,亲爱的,我要去过一过死者的生活
带着两千颗星星,三千个邓肯和安娜
带着一个李丫,是的,这世上并没有李丫这个女孩
世上只有一个李丫的同学,她纠缠我全部疯狂而虚无的言辞
她说岸就是爱情,岸已经白茫茫看不见
她说桥就是诗人,桥已经一处处断裂
就在这白茫茫的地方,就在这断裂处
谁还敢生活,谁就能创造出李丫和她的同学

1995.7.16.清华园

2. 在这里他受伤最轻

总有人要把我刺痛,在那幽暗的半途中
树与机器、那个度、那个本质
那个神、神就在那里,神就象一架永远打不通的电话
镝铃铃的响声中季节在落叶中翻脸
生活在欢呼,因为我们节节败退
生活太轻松,因为生活已无须向诗歌看齐
生活象一包假烟,在落日中被退回
正是需要黑暗的时候,黑暗实在是太少了

正是需要用鲜血来前进,这凌晨4点的雨
雨中那高楼还在长高,这里是和平里的弧形饭店
从波涛上有人的确看到李丫向灾难轻轻闭上眼睛
这里是春秋友好医院的急诊室
雪白的墙壁上贴满樱花的微笑
耐心、持续、向流血不止的人追问:钱钱钱钱
待手续齐全、公章盖满,垂危者才被推进手术室
这里多美丽,美丽而茂盛的枝叶保护了潜逃的地痞

这里月亮弯弯,象那架老式电话机上摘下的话筒
从收割的小市场,有人从庄稼汉被提升为刽子手
向谁求饶?当我摇着一船自己的血奔向那月亮中的冤魂
蔚蓝无边的波涛被白纱布一层层包扎
这里,谁的鲜血献给盗贼
谁把流干了血的躯体留给爱人
而我的血只流了三大碗,因此大海只被染红两英里
逃亡还来得及!可我不知道该怎样逃亡

这里婴儿也懂得绝望,无数打碎的帆涌现在岸边
这里的舞蹈,把本质扭曲,一切都随风而动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 作家博客 ≡
徐王婴的网站
余志成的博客
杨秀丽的博客
俞小平的博客
曾训骐的博客
秀峰斋的博客
章子建的博客
白水的 博客
林双喜的博客
彭城客的博客
东方浩的博客
秦华的 博客
花语的 博客
何小龙的博客
赵士杰的博客
湘子的 博客
文榕的 博客
孙琳的 博客
萧笛的 博客
张立群的博客
王雪莹的博客
张静波的博客
张立群的博客
陈寿新的博客
徐江的 博客
安琪的 博客
冰波的 博客
陈富强的博客
王月华的博客
缪奇恩的博客
马炜的 博客
麦家的 博客
南派三叔博客
潘无依的博客
裘山山的博客
任峻的 博客
商略的 博客
孙侃的 博客
童银舫的博客
涂国文的博客
王寒的 博客
吴越的 博客
汪宛夫的博客
王一梅的博客
翁晴为的博客
吴警兵的博客
许攸的 博客
徐均生的博客
许仙的 博客
小雨的 博客
余华的 博客
赵健雄的博客
朱显雄的博客
郑炜的 博客
麦家的 博客
周亚的 博客
马伊的 博客
流潋紫的博客
鲁晓敏的博客
柳营的 博客
蔡丽双的博客
周波的 博客
卢江良的博客
李呆的 博客
解玺璋的博客
兴安的 博客
李建树的博客
李广德的博客
李杭育的博客
孔亚雷的博客
金问渔的博客
余杰的 博客
峻毅的 博客
蒋鑫富的博客
胡志毅的博客
过承祁的博客
易中天的博客
郭梅的 博客
郭梅的 网站
余中先的博客
顾艳的 博客
丁国祥的博客
冰岛的 博客
张锦江的博客
三善斋主博客
林柏松的博客
西川的 博客
赵世坚的博客
安琪的 博客
牧野的 博客
曹文轩的博客
陈应松的博客
董爱春的博客
田建勋的博客
赵丽宏的博客
铁凝的 博客
郁雪 的博客
赵振王的博客
沙克的 博客
晓音的 博客
庞德祥的博客
畀愚的 博客
包丹虹的博客
陈集益的博客
陈兴兵的博客
沧月的 博客
晓音的 博客
安琪的 博客
顾北的 博客
台北女诗人阿芒
朵渔的 博客
第七行的博客
朵渔的 博客
北海的 博客
李侃写诗100%
北斗的 博客
杨克的 博客
杨克的 博客
伊沙的 博客
余怒的 博客
诗人芒克的BLOG
徐江的 博客
于坚的 博客
北岛的 博客
韩东的 博客
翟永明的博客
中国新诗博客大学教学部
台湾诗人陈黎
海男的 博客
 ≡ 艺术博客 ≡
凌卓平的博客
吴松涛的博客
曹大瑞的博客
hanshh的博客
书为心画博客
淼淼 的博客
孙海建的博客
飞翔的梦博客
李明平的博客
山水画家博客
林明琛的博客
杨国英的博客
醉侠的 博客
陈天然的博客
杜好峰的博客
李庆方的博客
李振可的博客
王守诚的博客
王石帆的博客
博亚墨轩博客
巩连仁的博客
公主亦美博客
北京墨海堂白浩然
刘斌书画博客
散石书法空间
王建军的博客
张新明的博客
顾青蛟的博客
于传迪的博客
班粤生的博客
快乐的老小孩
林汉国的博客
冯建国的博客
孙海建的博客
张耀奇的博客
张润高的博客
李振可的博客
徐卫国的博客
李超来翰墨馆
林红 的博客
杜好峰的博客
馨香 的博客
张志方的博客
李金泰的博客
金侬的 博客
散石的 博客
李金泰的博客
徐湛的 博客
陈权衡的博客
李绍周的博客
张明君的博客
古生的 博客
汤宽义的博客
孙瑞春的博客
孟祥伟的博客
王泽中的博客
孟卫东的博客
董希凯的博客
徐渊明的博客
徐泽林的博客
林森 的博客
宋一洲的博客
陕西李涛博客
河南濮阳李宏勋
楼柏安的网站
书法家朱关田
 ≡ 诗人博客 ≡
盘亚东的博客
杨天旭的博客
安泰甫的博客
赵文敏的博客
康亚超的博客
邵争奥的博客
空门不关博客
绿油油的 草
墨客的 博客
细雨飞花博客
我型我塑博客
锄月人的博客
余水容的博客
天上人间情一诺
雪堂箫声博客
箫声剑气拈花一笑
韬韬的 博客
十三姨的博客
独酌客诗歌博客
美丽人生博客
潇湘琴韵博客
诗尚轩的博客
江南一葉博客
张铠的 博客
微湖隐士博客
郁芬 的博客
江月对弈博客
逸琳子的博客
心兰韵的博客
零下273.15℃
梅兰竹菊博客
寒江雪的博客
悠悠茶香博客
兰香石雅一场雨
小太阳的博客
紫色 风铃天
冰山七绝博客
陈武涛的博客
久栗的诗歌博客
罗敷再世博客
彭斌 的博客
晓风听雨博客
海纳百川博客
虞皇 族星人
寂寞的候鸟博客
黄山石奴(崔剑明)
山野书生博客
可爱小屋博客
布屿芽的博客
九郎 的博客
在这样的 夜里
混沌的初体验
塞客衣单博客
韩润玖的博客
张铧梦的背影
五相子的博客
大道自然博客
璎宁诗歌博客
雪域冰心博客
断戒之痕博客
逍遥客的博客
红玫瑰白玫瑰
红梅傲雪博客
梅崇军的博客
绿水青山博客
梦雨飘寒博客
一塘 醉荷莲
月上寒舍博客
莫笑清风博客
三哥文学博客
莫失莫忘博客
沙汀想想博客
山水云天博客
暗夜行路博客
一壶先生博客
木末芙蓉花博
白色信风博客
刘旭锋的博客
如春水映梨花
情暖人间博客
企奴语丝博客
lintongbin76
行者张的博客
沁欣的家博客
如我青青博客
桥头肖瑾博客
瀚海中一滴水
冰山上的来客
流云 的博客
红茶的 博客
水云间的博客
阿芙洛狄忒博客
石子星空史坤
追梦少年博客
龚达的 博客
刘曙的 博客
五味菩提博客
付昱的 博客
怡竹堂主人博客
幸福家园博客
艺海人生博客
素心斋 主人
欧畅的 博客
欣心湖的博客
凭栏的 博客
青谷潇梅博客
山水云天博客
西海拾贝博客
孙影心情日记
松青的 博客
董董我的小屋
风随舞动起秋韵
一路花香博客
江东浪子博客
李厚霖的博客
孤灯下的博客
大阿哥心里话
自由飞翔博客
怜雪伊人博客
孤独之旅博客
梅竹物语博客
菰单泪的博客
远石 的博客
陈静逸的博客
zfzxf 的博客
陈朝晖的博客
快乐鲤鱼博客
诗行天下博客
追风筝 的人
孤城异客博客
平中寓奇博客
李宏勋的博客
花开有声博客
西部诗神博客
中都斯人博客
梦飘飘的博客
炒菜的梦博客
攀峰 的博客
依我华殇博客
诗行天下博客
若雪飞花博客
一厘米的距离
元梁诗林博客
天地一 沙鸥
张润高的博客
藏雪ぷΨぷ天堂
幸福家园博客
碧弘 的博客
素年锦时博客
温一壶岁月下酒
恋娟生的博客
皓月 的博客
雨竹 的博客
清尘 的博客
晶晶 的博客
严美勤的博客
阿薇 的博客
燕菲南的博客
海棠之滨博客
承志殇的博客
飞雪飘飘博客
人非草木博客
虞皇族星人
绿静思的博客
风青扬的博客
十八日的博客
yangxifuren博客
绵山布衣博客
梦幻 的博客
高山流水博客
亦浓 的博客
百鸣 的博客
蝌蚪 的博客
zdc609609的博客
曾锦棠的博客
紫嫣郡主博客
浪漫风韵的博客
柔丝的 博客
林晨 的博客
暗夜行路博客
苏无痕
 ≡ 友情链接 ≡

中国大卷文学社 
  邮箱:dajuantianxia@126.com. 网址http://www.djw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