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卷文学,大卷文学社,文学,诗社,诗人,诗,散文,书画,小说,博文,文学艺术,诗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魔旅女作家海男
 
魔旅女作家海男
| [<<] [>>]

    海男,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是中国最有争议的女性主义作家、诗人。她虽然出生在一个封闭在群山和丘陵之中的小县城,闭塞的环境却没能阻挡她思想的尽情飞舞,还培养了她喜欢旅行的爱好,尤其是沿着陌生的地域线去旅行。这种心灵流浪的感觉正如同她的文字,总是从让人意想不到的角度直插人性的最深处,让人在疼痛中享受阅读的快感。她曾获1996年刘丽安诗歌奖、《诗刊社》2005年中国新时期十大女诗人殊荣奖、2005年《诗选刊》年度诗人奖、2008年《诗歌月刊》实力派诗人奖。跨文本写作《男人传》、《女人传》、《身体传》、《爱情传》在中国大陆引起轰动;长篇小说代表作主要有《花纹》、《夜生活》、《马帮城》、《私生活》;散文集主要有《空中花园》、《屏风中的声音》、《我的魔法之旅》、《请男人干杯》等;诗歌集《唇色》、《虚构的玫瑰》、《是什么在背后》等;已出版海男文集(四卷本)。

 

作品赏析:

长诗《古滇国书》

一一谨以此诗歌献给古滇王和遥远的王者之传颂

一一谨以此诗歌献给日月交辉相映的古滇国简史

 

1、史前之黑,古滇王前额上的黑暗之黑

 

星空,它是皎洁的,也是蓝色的,祖母蓝似的

星空之蓝铺天盖地而下。那一夜,是春天之夜

无数春枝摇曳下,是战乱的脚步声

是沿群山绵延而来的逃亡,是禁不住的奔逃

那一夜,我看见了一个将军,他的脸在夜色中越发乌黑

看不见前额,只见漆黑之树枝已漫过了他额际,整个的黑

是我此生未曾见过的黑。透过树枝之空隙,斑剥之黑

莅临于我的掌心,用这掌心的纹理,再伸展我的指头

那些明月下的黑暗,古滇王披风中缱绻的黑暗

已翻过千山的水迷离,万山的风呼啸而来

一线光亮和一盏星灯,是三千多年前唯一的光束

跟随这光束而上,我就会与溯源结盟友

这是千万朵花凋零,再转世回生的溯源

满山遍野的野百花自然地绽放着,花,前世的花

转世的花,就像前世的水,转世的水

花韵和流速依然固往。今天,我屏住了呼吸

仿佛穿过了古滇国的史前序幕,满山遍野的黑

前世的黑,转世的黑都一样惊心和迷茫

聚在心底,像最黑的一只黑麇鹿的眼神

黑,光芒源于黑,月亮源于黑的腹地。出世的诗篇源于黑

我的心源于黑,灿烂的冠顶源于黑。你的墨汁源于前世之黑

象牙似的牙齿之白源于黑,小人和君子的故事源于黑

爱慕和相思之苦源于黑。就这样,我的溯往源于黑

伟大的孤寂源于黑,战败和奔逃的军队源于黑

古滇王前额上的黑,奔逃之黑从春天的长夜深处

漫过了那一年,我的醉生或梦死之后,从暗夜中转世发芽

芽胚像湾月那样婉转的绕着滇池,仿佛绕着巨大的轮回

 

2、轮回夜,我回到了公元前三世初破晓之黎明

轮回夜,我在哪里的笙歌下做奴?这是一个生死循环的迷轶

只见那破晓之黎明的我,身体外系着草裙,那一天我闯过了

数之不尽的险滩,我跟上了一支队伍,漆黑的战鼓崩紧

这只用虎皮制做的战鼓上,映现出了一位将军的面孔

我屏住了呼吸,这颤栗之气息在飘动,随同早露的游丝在飘动

这是一年中的早晨,万物复苏的初始,轮回夜

我是前世的奴,我也是披着金色皮毛的野狐

就在这春晓破开我四眸时,逢着那只虎皮鼓上的一张脸

我看到了喜乐于我,就像远天青黛色的乐音

就这样,我看见那一支队伍乘木筏过险川再逾高山

此时此刻,一阵野橄榄味从我的七窍五腑直抵柔软之舌尖

直抵那黎明帐雾之外的公元三世纪初的虎皮战鼓之呼啸

呼啸声下,是一支漆黑的队伍进入了一面明净的湖泊之岸

滇池,以公元前三世纪初的寂寥,那孩子般投身于母腹的恬静

是那样安样。湖岸之上泊满了像姆指一样大的像小指头小的螺蛳

湖岸上泊满了野鸭的巢穴,那些灰蓝色的羽毛随风飘散

 

3、名为庄乔的将军来到了滇池边岸

 

他脚穿,行走了千万里的木屐而上,那里面穿越过他奔走的速度

这速度没有计时器,没有金属的环链铭刻,没有指南指北的磁针

他身披一件漆黑的战袍,这四散的斗篷曾将乱云飞渡的年华

紧揽于细密的亚麻布的沉浮,此刻,它的散开已朝向风中旋律

他的胸前有一面正方形的盔甲,那是抵挡战乱的一块石壁

如今这盔甲使他透不过气来,因为追杀的敌人已被他所摆脱

他的目光显然疲惫而喜悦,他逢着水鸟们飞行的翅膀而下

他喜逢着眼前,那看不到尽头的水漪涟而下再继续而下

他的身体正值人生中最强壮的时刻,他抽出身体中的剑

那是一把伴随他生死未冥的剑,剑锋上还凝固着敌人的血色

他此刻开始尝试着用剑挑开了水浪,之后,他命令

所有将士脱衣沐浴。噢,这场史前的沐浴啊

我该怎样去描述它的潮起潮落?只见将士们开始脱衣

水岸上堆满了盔甲、剑簇、汗淋淋的衣物

水岸上堆满了用各种兽皮制作的皮襄和风干的兽物遗骸

只见庄乔第一个赤裸着已从水岸走向了滇池

我显然是前世第一个属于庄乔的奴也将是他第一个女人

只因为我是前世的一只野狐,我那忽儿是褐色忽儿是金色的皮毛

充满了前世的诱惑,必将使一代古滇王回头与我相遇

此刻,我恰好已追随到滇池之岸的西山

以我蜷曲在西山顶上的形姿,我的目光已眺望到了

一场史前史的轶闻开始于将军庄乔扑向滇池的时刻

 

4、古滇王在滇池的第一场裸身沐浴

今天,我的诗歌行句间涌满了公元前三世纪的水草

古老的土著滇池鱼循环了无数世间后顺应历史的规矩

已不再像地球人展现魔法。而当我回到那日月垂照的史前史前

就忍不住那种心慌意乱的,以一个奴和野狐的双重身份

站在滇池的最高岸观看古滇王庄乔的第一场裸身沐浴

只见一个男人将褐色的盔甲从上半身褪下来

那是一件最沉重的盔甲,它随同古滇王右手的抛掷力

落了下去,我看见四周的皓沙被弹了起来

一群群午睡在沙穴中的螺蛳在异样的弹力中睁开了双眼

它们将头探出螺穴,探视着这水岸上陌生的外来者

只见一个高大的王,裸露着胸膛、双胁、强劲的生殖器

他将高大赤裸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暗影投射在了沙岸上

这是辽阔古滇池史前最壮观的一幕,之前,从没有人

敢于裸露着全部的肉身,以此面对浩瀚的滇池

古滇王裸露的脊背上突然出现了令我激动不已的暗纹

刹哪间,我穿过了西山的灌木丛,穿过了一尾尾眼镜蛇的追踪

穿过了浮云上下的距离,我以奴和野狐的双重速度

终于跑过了阻隔这个千山万水的距离,终于跑过了公元三世纪前

这光阴的开篇。终于用我同样赤裸的脚趾头丈量出了

滇池离我到底有多远?噢,滇池离我到底有多远

我满身的节奏是那样明快,当我以奴的速度来奔跑时

世界于我就是以这旷野下水波的撞击声,组合了音律的铿锵

于是,我两眸间荡来了野花,它们像我一样快活无忧

而当我以一只野狐在西山脚下奔跑时,我的四肢间的金色或褐色

游荡着我奔跑过了史前的乌云,奔跑过了史前的云海

而此刻,当我以奴和野狐的双重特性踏着水浪直奔古滇池岸时

正是古滇王从水浪中上岸的时刻,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只见古滇王头顶着晶莹的水波上岸,水浪在他身体中

咆哮着。只见古滇王已经从万顷的波涛中走上岸来

就这样,当他以目光巡视着岸上的旷野和远方的山峦曲线时

他看见了我。刹那间,古滇王顿然间走向我

目光似乎在询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

 

5、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这个属于地球人永远的追问

也同时在公元前三世纪前的滇池畔发出了迷离的追问

这时候,我作为奴也作为一个女人

已被第一代古滇王揽于怀抱。那是一个明月疏朗的时刻

正值一轮皎洁沐过我身心的时刻,我仰头在数天上的星辰时

他经过了我身边,他靠近我,嗅了嗅说,好香啊

我知道这是我头顶皎月和花冠的香味,这是一片野花香味

这是我用来取悦滇王的香味,香,百花明丽中的香

这时候,他揽紧了我的腰,手在我身体中移动前行

就这样,滇王之手,沿着我锁骨以下的身体朝前探索着

那一夜,在一轮皎月之下,滇王之手沿着我身体曲线外

触摸到了起伏不定的川陆,上面有飞禽走兽的踪迹

当滇王的手沿着我身体外明或暗的光束移动时

他朝着皓月深处的我腑下身来,并摊开了四肢覆盖住了我

仿佛覆盖住了蓝色水母藻草间那些水的纠葛和缠绕之命

仿佛覆盖住了那些水鸟和螺蛳的巢房和沙岸上无垠的天边尽头

而在我们头顶上空则是巨大的星群和数之不尽的蹁跹

这一夜之后,我就成为了滇王的奴和永恒的女人

 

6、筑居的伊始,跟随一群水鸟迁飞的图案

 

跟随一群水鸟迁飞的图案,我们开始从滇池岸迁移

这是从波浪中慢慢破开的一片又一片蔚蓝的距离

我们荡着一长方形的,像湾月般的一叶木舟

这是我沉濡其中的紫檀方舟,之前一夜,我和滇王

就栖居于其中,那些史前的紫檀香味随夜风

一阵阵的沁入了我们的肉体。而灵息从哪里开始飘荡

我们就会从哪里开始漫游。那是一个多么明亮的黎明啊

一群水鸟来了,盘桓在我们头顶中央

用白色的翅膀拍击出一幅圆形环绕的图案

滇王睁开了被黑夜冥合的双眼,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惊喜

水鸟们欢鸣着跳到了滇王的两肩上,这是史前最悦耳的声音

也是史前最神性的启示,之后,水鸟们组成一方队

开始牵引着滇王的目光。这是史前最伟大的一个黎明

在滇王的带领下,我们的紫檀方舟出发了

黎明,意味着我站在紫檀方舟的前端,随同滇王的目光

开始送走了一个漫长黑夜之后的远行。黎明,意味着

我站在滇王身边,目光尾随他去云游空中飞行水鸟的图案

那一群鸟儿正在青黛色的一束束玄光弥漫中远行

筑居的伊始,我们跟随着一群水鸟的图案终于上了岸

这是滇池的右岸还是左岸?当我的手臂垂直而下时

我捧住了朝向右岸和左岸的那些深褐色的泥土

 

7、滇王的筑居之梦在长夜中脱颖而出

 

筑居,依傍古滇池的浪层之外的绵绵丘陵

我的王,那个时代惟一的王,已看到了睡梦中的第一层楼

那是干栏式的造物记,从第一层开始筑梦

大凡梦,都是由浅蓝色到深蓝色的逐次递嬗

犹如血液由足尖面过渡到手再进入像植物王国一样的颅内

那一天,天气诡异,我的王站在水岩边迎风而立

昨夜,我替我们的王纹身,我从祭司那里学会了纹身术

学会了在半夜,使用手指上的血液按摩王的脊梁骨

我替我们的王,在胸膛上纹上了初生的太阳

我替我们的王,在后背上纹上了银河里的满月

现在,我们的王已经开始带领我们筑居。我站在王的身边

感觉到他的呼吸终于摆脱了那场战乱的追杀

这呼吸像波浪皈依于岸,皈依于稳定的太阳的定律

皈依于山冈上已经用檀香和楠木筑起的柱子

皈依于第一层楼下已经从暮色中归厩的牲畜们的欢悦

皈依于第二楼上用栗米所堆集的一座仓储地上一层层的金色

皈依于第三层楼上那与天空接壤的我们的寝宫和秘房

皈依于那灶堂前的松木香火中绵延出的黎明

 

8、古老前夜的滇国人的城堡和水源

 

筑居之堡开始升起在古滇池岸上,那一年秋天

滇王带领着整个族系大规模的筑屋

细密的水渠如麦秸般纤巧,心魔就在水中跃动

水引来了迁徙到此的先民,水引来了百鸟的翅膀

水引来了簇拥着滇王的一批又一批奴隶,水引来了仙女

水引来了城堡中的第一代舞女。水引来了谷物学、词典

水引来了治愈沉疴的神医,水引来了月色之下的男女媾合

水引来了神奇繁殖力的源泉,水引来了甘甜的眼泪

水引来了净身的圣泉,水引来了祭祀和庆典的时间

作为滇王的女人,我看见细密的水沁入了那个午夜

滇王在黑夜中已沉入城堡最深沉的睡眠,我躺在他一侧

不眠夜,我倾听他的呼吸之声,我尾随这呼吸之翼

仿佛穿越着千道干栏万道干栏筑起的梦的轮回

而当我作为一只秘密中陪伴这个王国存在的野狐时

我以跳跃和蜷曲于四野间的踪迹,跟上了滇王的梦乡

哦,在很多的时间里,我就在黑色袍衣的多层皱褶里

像曲乐音与春夏秋冬的气息存在着。有时候,我的目光

终于被他视为天底下最智慧的一束光泽,足可以替他去施魔咒

或者替他去穿透雾水弥漫的一幕。啊,天下是如此之静

我陪同着滇王在森林中狩猎,那些刺破天际的弓弩下

是滇王屏住呼吸的猎趣之乐。我的足迹隐隐地感知到了

树欲风静而不静止的规律。夜晚,当所有人安眠时,我陪同滇王

栖居在山冈上望月。他的手伸过来,滑过我身上的皮毛

永恒之水在脚下流动着,仿佛一只暗盒打开又合上

滇王的手滑过了我身上那一层层的皮毛,滑过了

郁积在他眼底的黑暗,滑过了那一夜他不眠的秘密

之后,世界打开,向着伟大青铜的熔炼之夜打开

我在滇王的眼晴里预测到了一场熔炼的魔法将揭开序幕

 

9、古滇国青铜器魔法之前夜如是说

 

古滇国为什么创造了青铜器,这显然是一个魔法的问题

魔法是看不见的,它依据于潜藏游动,或幻生幻灭

但至始至渝地融入了时间。毋庸置疑,时间是最大的魔法

之后,时间经过的地方衍生了生灵们的魔法。在古滇池畔

一条蛇的魔法,是与柔软无骨的纤细身姿,出入于灌木草丛

出入于被它所发明的缠绕这个语词之中。一只孔雀站在

古滇池岸上,它引来了孔雀开屏的斑斓魔法,它引来了

仰慕的喜悦。一只狐狸,盘踞于高高的水陆之岸,在前世

我就是那只狐狸,我的存在是制约时间于我于滇王之手的

魔法,通过我诡秘的出行,魔法拥有了无尽屏障

鸥鹭在湖的上空飞行,鱼在水中潜游,蜂在周游古国中

觅野花之香,除此之外,鹿、羊、猪、狼、豺狗、猴、穿山甲

猫、马、牛、水獭、雉、飞鸟等,在它们的咫尺之间就创造了

爬行的、奔跑的、飞行的魔法。噢,是谁发明了青铜器之前夜的魔咒?这个问题像刀刃之下的血,正是这血色的黄昏

使孤寂的古滇王透过手上漫出的鲜血,看见了落日之下的火

火将引来前世的熔炼,火将引来虎的奔腾纵横

火将引来一虎、一牛和一枭鸟,火将引来孔雀、虎豹熊枭

这是一场怎样的幻境啊,在最黑的斗篷的下面

我用头颈和身体中最柔软之舌,沁入了古滇王手上的血道弥漫

之后,我用双手抚平了古滇王斗篷上黑色的皱褶

并以从未有过的力量,随我们的王来到了黑夜的深处

那是一只洞穴,啊,世上所有的魔法的出世都起源于深穴

再长出翅翼,随大气远行中浮生出冥想和幻境,那一夜

我和我们的王,躺在了那世上最深的黑穴,从而梦见了青铜魔法

 

10、青铜器魔法之一:古滇国的女人们

 

女人,她们是水,这是古滇国女人的肉身之谜

水,就是万顷泽国,水就是男人身体中彷徨而喜悦的夜色

水就是彻夜不眠的一只只孔雀的尖叫。水,就是檀木香枕前的

欢娱。水就是春天盛大的桃园,水,就是银河。水就是魅惑之交

水就是曼妙。水,就是陪伴着火的母后大人。水就是美貌

水就是越来越深的涡流。水,就是前世和今世的轮回之说

水,就是睡前之书和掀开的曼帐。在遥远的古滇国的女人

无论是奴还是王后,都是一滴水。水,荡开了巨大的谜团

女人们来了,滇王国的女子们,将长到腰下的长发挽成髻

那些散开如乌云和瀑布的长发,以椎髻而形成了古老的图卷

她们必然缔造了熔炼青铜器的第一魔法。啊,魔法出世

譬如爱的温度缓慢中已沁骨,那是一个书写史诗的光年

 

11、青铜器的魔法之一:古滇国的男人们

 

男人是泥,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泥,呈现在古滇池岸上,这些挟裹着牲禽粪便的泥土

在三千多年前是那样的纯净。如果男人是泥,施予男人身的

就是泥的元素,那是褐色之泥,它们稳定、神秘、坦然的色泽

覆盖住了古滇国城堡外绵延的盆地。那是红色之泥

它们热烈、灼热、奔放的色泽,拓展着古滇国之外的丘陵山地

那是深黑色的泥,来自潮水的起落处,那是水演奏的古泥

泊于古滇池无垠水涛底部。男人是泥,泥塑造了男人的肉身

花、谷物、植茎从泥土中长了出来。在古滇国

作为水的女人是蔚蓝的、晶莹的、羞涩的、柔软的、潮湿的

作为泥的男人是褐色的、红色的、黑色的、英勇的、粗犷的

除此之外,古滇国的男人们依然将长发像女人样结为一髻

这是从古老范本中出世的形象。噢,云舒又云卷,在前世的我

看到了滇王国的男人们,我看到了王身边的侍卫像王一样俊美

我看到了王的奴隶们,以无限虔诚的姿态为王而劳动着

 

12、铸造青铜器的第一古都晋城

 

这里是晋城的滇王国古都,那些黑色的烟尘像编年史的魔心

每一条通向古都的路都扬着尘埃,转世归来的我

只有再回到前世,方触摸到我们身体中的古都王国

跨过干拦式的建筑学符号,从云空往下看

它是一座葫芦式的古都,一只葫芦式的城门口

有卫士,啊,绿色蔓枝的长藤,两千多年以前的长藤

可以编织人心,也可以编织古滇王自由独立的抱负

穿过古藤的长廊,就是我们的古都,越往里走天地就越开阔

那葫芦似的腹地啊,饱满像母乳,像丰盈的女子的内陆

越往里走你就会看见公元三世纪的圣水像玛瑙溢出的流液

以看不见的时速在幽转,直抵神秘莫测的街心花园

越往里走你就会看见公元三世纪的圣鸟以翡翠般的绿翼

环绕出谜官似的径道,不知道哪一条密径可抵达滇王的宫寝

越往里走你就会与公元三世纪的男子或女子相遇

他们每个人都将长发束成髻,系于脑后的高高的古髻

使每一个途经你身边的男子女子都像神仙一样遥不可触

尽管如此,透过那公元三世纪的时间之手

你可以成为那座古滇王国的奴,你可以以一个奴的古朴忠诚

匐伏于这座古都的泥土和山水。你亦可以成为这古滇王国的

贵族、雅士、舞妓、药司琴手、巫师、梦中人,你尽可以

在这座古都里以头顶星辰脚踏尘埃者的秘密身份

虚度华章,拟造公元三世纪的个人履历。而此刻,我睁开双眼

我已再轮回的姿态溯源而上,就回到了古都的中心区域

那只葫芦的月轮托起我,就能够用手抚到城墙高度

那是月轮和光轮距离间的翘首。在公元三世纪前

我曾与我的王站在这城墙下,再往上走去

中间,我们会经过一道道壕洞,上面插满了尖锐的竹簇

这是为了防备战乱而筑起的城垣之穴,底部是王的谷库

再往上走,就会步上那葫芦口的东岸,啊,眼前是明媚之光

浩瀚的古滇池随铺天盖地的波涛涌入眼帘

水包围我,水像云絮般飘过来,飘了过来

水涌过来,我看到城墙上的浪涛,我看到了王眼里的幻想

这幻想必使一场铸造青铜之器的魔法在公元三世纪前降临

 

13、熔炼青铜器的第一个人是谁

 

那熔炼青铜器的第一个人是谁?这拷问

经历了三千多年的时间煎熬。它所指向的是一团幽暗之火

当转世的我不再是古滇国的奴和女人时,我已不可能像前世

以一只野狐的身份,终日环绕着那座王城

在公元2012年的我,以熔炼诗韵而名世

那久违的旧事像一只蝙蝠侠,围绕着我在夜晚的轶闻而飞行

这世间还没有人知道在古滇国,那铸造青铜器的第一个人是谁

午夜时分,我跨上了那只漆黑的蝙蝠侠的脊背

惟其它精灵般的黑翼,能替我寻找回去的路线

云空到底有多深,世界就有多么渺远

我又回到了王的身边,回到了那个秋天之夜

湖水有多蓝,那一年的秋色就有多少玄妙

波澜又一次的将一阵巨大的水啸顶上了岸

我看见了王经过了那一阵阵的,一阵阵的水啸身边

我看见了王脸上的喜悦和沉思的勇气

我看见了王跨上一匹白色的战马,秉乘着一团暗红色的烛光而去

我看见了幻想的王,穿越了万鸟的翅翼,像是被诸神引路而上

我看见了王手中的尘或土,像是被火光映现,像是灵犀着了火

我看见了王在吟诵,面朝向那越来越明亮的东方

 

14、公元三世纪的一个黎明前夕,熔炼之魔法已出膛

 

公元三世纪的一个黎明前夕,熔炼青铜器之魔法已出膛

像昔日之剑抽出了心魔。噢,那心魔,沿着陡峭的石崖攀升而上

你会在顶端,逢着一片苍雪。白雪圣殿之顶是什么

在那样的时刻,两颗眼泪会遇上什么样的一双眼眶

之后,是凝固或镶嵌。再之后,是冷却,是冰雪般的冷

这就是古滇国之青铜器出世的那个黎明,我作为你的奴和女人

呼吸着这热烈之冰凌般心魔之气息,一股挡不住的力量颠覆了我

公元前三世纪的黎明之后,突如其来的魔法像相见如初的拥抱

它们譬如史前的隐喻,以一滴水流过木槽的时速流过了日午黄昏

古色古香的线谱划破地平线,破了天籁,破了地上的霜雪

我们紧紧的相拥,便成就了那刺破时间之谜的魔法一场

之后,依旧是冷却,从热烈到镶嵌再到冷却需要多长时间

到底需要经历深穴之处的多少熔炼,一场魔法才可能穿越走壁

我用木棍排列出时间,我从冷却的纹露上数着时间

我在与你拥抱时,默诵着那些让我们松开手的时间

这就是冷却,公元三世纪古滇国熔炼青铜器的一场魔法之冷却

之后,我仰慕你的目光,开始了镂空,开始了诗人的穿越

 

15、青铜器之穿越从公元前三世纪的黎明开始

 

青铜器之穿越从公元前三世纪的黎明开始

清冽的凉意穿过了古都晋城,穿过了比邻接踵而来的大地之脉

穿过了一层层一层层的堆集、古墓、穿过了滇王国的大印

穿过了公元1956年12月28日的寒流和石寨山的山丘

穿过了荒凉的乱石,穿过了叙事中的时间和失去踪迹的暗河

穿过滇王的手掌,那是贮贝器,收藏了公元三世纪的神秘轨迹

穿过了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穿过了冰清玉洁的眼泪之眶

穿过了纸上的火焰,穿过了铜扣饰上的玛瑙之川浮雕之窗

穿过了斗牛、舞乐、夜宴和祭祀,穿过了伟大而变幻莫测的星宿

穿过了虎豹噬牛、二虎斗牛、三狼噬羊、虎噬野猪的远景

穿过了三水鸟、三牛头、立豹、虎头、螺蛳们的天下

穿过了滇池比邻的抚仙湖、星云湖的辽阔地理版图

穿过了巨大的磁石,穿过了隐于绵绵群山怀抱的锦绣

穿过了古滇池东岸的金砂山、小梁王山、大湾山、左卫山的丘陵

穿过了一匹匹刺绣卷起的波澜,穿过了人心的魔镜

穿过了肥沃数千里的谷物天堂,穿过了奴隶和奴隶主的粮仓

穿过了铜锄、铜铲、铜镰、铜削、铜镬、铜斧、铜凿的劳动器物

穿过了渔业史和纺织业的世俗生活,穿过了众鸟飞行的云壤

穿过了云卷云舒,穿过了古滇王公元三世纪的爱情图卷

穿过了生离死别,穿过了吟唱之唇倾听之耳鼓

穿过了纸上谈兵,穿过了对牛弹琴,穿过了永恒的渺远和孤独

 

16、演变古滇王朝骑士风貌的贮贝器

 

贮贝器,是蓝色的。湖水之蓝是古滇国的王朝之色

它已随青铜器王朝的第一次熔炼而出,这是一条怎样的魔道啊

它镶嵌于又一个漆黑之夜,嵌于柔软之舌倾诉的爱恨迷离

贮贝器,高50厘米,盖径25厘米,这里的尺寸学通向史前之门

通向鎏金色的古骑士,他们的身体中纵横着原始的活力

古滇国骑士,穿着宽长亚麻布衣的骑士,是牛的卫士

是整个古滇王朝中最英勇的骑士。作为古滇国的奴和女人

我曾站在配戴着剑的骑士身边,我曾铭记了一场场生与死的搏斗

一群群野兽从黑夜的旷野,呼啸而来,带着利齿带着食天下

肉食之美味的雄心,带着猖獗的的嚎叫,来到了我们的王朝

捕食者和被捕食者之间将发生史前的格斗,骑士们来了

他们个个都是被滇王训练过的英勇的骑士,曾经有无数次

我坐在山冈,守望着这水天下,作为水的女人,是浩荡

是伟大的蔚蓝之内陆。作为泥的男人是黑色,是英勇的大鹏

今天,是公元2012的冬天,我知道,很多女人已无蔚蓝色调

就像很多男人丧失了英勇无畏的穿越或飞行

此时此刻,我像倦鸟回巢,重又回到了我生命中的前世

蜷曲于我,就可以像那只野狐一样终日陪伴着古滇王

我知道,不凡的滇王即使在睡梦中也在抚摸着青铜之剑

我知道,这湖之岸的平静只是短暂的休之眠

我知道,豺狼虎豹们会呼啸而来,山那边的敌人会呼啸而来

我知道,湖之蔚蓝之上是神圣的天穹变幻着人间的图卷

我知道,被我的诡异之眼敛收藏的这一幕将被铸造为青铜之色

贮贝器,隔着三千多年前的时光,展现了英勇的骑士

展现了被我敛集于眼底的图卷。每当这一刻徐徐飘来

我心依旧,时时刻刻,陪我们的王在周转不息

 

17、当我陪同滇王在春夏秋冬休养生息之时

 

气温以四个季节的春夏秋冬让我们休养生息

休,是休心气,只有心气潜游于地气、水气、雾气云气

我们的心智才可能,沿盛大的湖水畅流,像星罗棋布的湖泊

注满了人间的晶莹之珠。休,乃是注入泉水或秘密地穿越之境

那是春天,古滇国最美的季节,我陪同亲爱的滇王

骑马巡视沿湖的风光,湖光中有渔业的世俗生活

岸上有盆地,阳光择开了织机,正在细密地织物。啊春天

我的脸上充斥着柔软的阳光,山坡上的桃花初绽

我和亲爱的滇王,一路上喜迎着入怀的葱绿将目光浸润于大地

养,是生命中的盛夏,此刻,雨水如织如密

此刻,巨蟒飞禽走兽们已逼近我们的城门口

此刻,我们的骑士已佩戴剑英勇地捍卫着我们的领土

养,就是在眺望或守望中静息,就是将冥思挑亮于星宿之下

那年酷夏,我陪同滇王宿于星辰照亮的边疆

宿于四野茫茫的水泽,宿于象、孔雀、巨蟒们的分界线区域

那年酷夏,穗谷、瓜果们正在热气荡漾中择机成熟

生,就是浸润,是维系缠绵之蒂,是摇曳落藉的景象

那一年秋天,我们的古王朝一派丰饶民情跃于天上人间

我陪同滇王从东岸到北岸再到西岸。休,是伫立再渺远

再返回内心。那一年秋天,我和滇王分享着一只橙色之橘

分享着充满甜或涩的人间滋味,分享着广袤山川间的迥异

这不是惟一的喜悦与哀愁之缱绻,也不是最后的挽歌

息,就是隐忍,就是逃逸和等待,就是成就一部风雅之书

冬之瑟,也是乐之舞时,我们绕着篝火歌舞着

那一年冬天,我们相依机偎,厮守着年华,厮守着长夜漫长

厮守着润色过的黎明。息,是挣脱也是绞链,也是渊薮之底

那一年冬天,我像水草木栖于你身边,我像鱼一样游于你怀抱

那一年冬天,你像是我惟一的温暖,我栖于我们的王朝

而你则栖于天下。之后,我们手牵手又开始了轮回

 

18、古滇国青铜扣器如是说

 

那些圆形的、方形的或不规则形的,那些镂空的

可以看见云深处的游絮,这是古滇国人眼里的虚境

那些浮雕、圆雕、镶嵌,是为了让辽阔的视物凝固于掌心

从古至今,让虚幻之境宿于时间的是心灵之记忆

之外,也是凝固到镶嵌的艺术。所以,古滇国成就了人类的

理想主义精神。铜扣器,是什么?这一天,我在肥美的水岸上

游走,我是前世的幽灵出入于时间。多少年来,我一直替代

周转不息的时间,替代那些纸上的火焰,月下的银河

深渊中的秘密,去述说时间的庆典和煎熬

所以,我是幽灵。面对失去的时间,折断的音律

湮灭于水深火热中的人类故事

我是前世的奴和野狐,是古滇王朝的女人,而此刻

我将以幽灵者的身份去讲述青铜扣饰的出世和美学

这是公元三世纪的舞场,这里是滇池东岸的舞乐之夜

那一夜,我们的女人和男人们手拉手旋转于皎洁夜色下的舞场

男人和女人的胸前、腰部上挂满了青铜扣饰

啊,盛大的舞池,我们的青铜扣饰永久的铭刻下来

以野猪、牛、马、羊、豹、虎、鹿、猿、水鸟、蛇为首的的图案

这响亮的饰品,随同我们的歌舞在奏乐

多年以后,无数世纪以后,每一只出土于石寨山的青铜扣饰

都可以触摸到公元前三世纪的那一场场歌舞之夜的音律

男人女人的余温似乎还潜于那些饰品之上

还有古滇国的干栏式建筑嵌于饰品中,赢得了永恒

 

19、无眠夜

无眠夜,我又一次将眼帘之下的黑暗仔细地触摸

人之手,从史前秘抚的篇章开始,曾将闪电贯穿于十指

贯穿于循环的灵脉,所以,我看见了闪电过后的霁雨虹练

人之手,以挖掘、拂开、屈与伸的柔软与坚硬去汇集天下英雄

无眠夜,我又秘访了亲爱的踪卷,它们像已逝的鬼魂,天幕外的

壮丽景观已形消魂散。就像亲密的敌人已将刃锋上的魔咒用尽

只留下一堆蚀化的毒,蜕变为今朝的蛇身。就像陪同我昼夜

穿越的恋人,因恋情而斩不断前世之壁,转世之渊。无眠夜

月亮仍然那样皎洁,够不到的五蕴像空气那般无影无踪

无眠夜,齿光仍那样白,替我去与柔软之舌缠绵

无眠夜,天上的星宿再一次镂空了我的年华,譬如梨花之飘零

无眠夜,我走遍了古滇国城,已无法再与亲爱的王耳鬓厮摩

岁月啊,岁月,我们的岁月在岸上,在落花的流水中再也不回头

无眠夜,我宁愿被这个世界遗忘,退回到远方

退回到那低低的门槛上鱼鳞般细密的起伏再起伏再起伏

 

20、人舞、羽舞及其他

 

整个春夏秋冬都有我们歌舞的轮回季节

人舞,是用人的衣袖拉起的彩练。只记得我们的衣袖很绵长

每当衣袖挥舞成圈时,我们像云一样而飘了起来

云在哪里?我们就飘向哪里。人舞,大都由年轻女人组成

那时候,所有的女奴们都放下了农具、纺织器物

女奴可以与王后一起跳舞,人舞,必须由年轻女子的手臂

将长袖舞起来,曼妙就是从这刻开始的,直到如今

当我仰头,仍能触到古滇国上空的一只只云袖像徜徉天际的

雪白的绵羊。之后,是羽舞,这是我最迷恋的一场歌舞

也是以我为舞后的一场歌舞,那是牧神的午后时分

我头冠是一顶用彩色翼羽编织的,为了这冠顶的绚丽斑斓

不知道有多少捕猎高手在森林中追赶过飞禽走兽

那是用孔雀、云鹤、虎豹、飞鸟、斑鸠、野狐、鹦鹉等羽毛

编织之冠。就这样,那年午后,我头顶冠顶开始用舞姿取悦着

我们神圣的滇王,只见他坐在高高的檀香木顶座上

只见他头顶着星月,眼晴里散发出我从未见过的喜乐

我头顶着冠顶率领着羽舞的男女用舞姿取悦着山水

只见我们的城池,像旷世美人样隐于黑暗之中

只见我们的山峦以神秘莫测的曲线同样隐于时间之中

之后,是我们的笙歌龠舞、矛舞、干戚舞、弓箭舞、剽牛舞等

在以祭古、农业、尚舞的的歌舞之中,我们的神一直在舞池

引领着我们灵魂。在古滇国,我们以狩猎、图腾、祭祖、蛙饰

祈年、丰收、宴乐、娱龙神、娱水鬼九种歌舞为核心

我们舞,歌舞是从我们身体中升起的一种理想

 

2l、我曾是古滇国的舞后,我曾是永不疲倦的一代舞王

 

因为舞,是从身体中弥漫出来的一些雾露,它是表达或梦幻

我们因为舞,身体中的柔软和坚硬有了差异和距离

整个一生,我身体中的歌舞啊,从未间断

那是滇王熟睡的午夜,那是一个炎热夜,我们的滇王裸寐着

我又看到了他裸露的曲线,那凸出或凹下的地平线

那植入了根茎和古藤的东方之夜的黑暗。我又看到了一代滇王

他身体中倾向的时间的寂寥,多么虚幻的时刻,我的手指

不敢落下去,不敢触摸到这片水陆两地的伟大穿越

之后,我穿越到了我们的水岸线上,我开始研习歌舞

从我眼前升起的星夜,使我跣足,使我面对月神

裸露了我生命中最灿烂的年华。从我眼前升起的星夜

使我再一次跣足,之后,我穿上了曳地舞裳

戴上了鸟形的面具。整个一生,我都沉浸在这歌舞中

之后,我成为了古滇国的舞后,我成为了为滇王献舞的舞后

我曾是永不疲倦的一代舞王。当我再回首,星月仍如当年

星月照我跣足,犹如那次庆典,我用身体满载着秋色和丰收

满载着人间的喜悦,我再一次面戴鸟具,顶羽冠,裸上身

跣腿足,一件曳地舞裳带我旋转,为永恒之轮而旋转

 

22、古滇国的妇女生活之一: 主持祭祀的女祭司

 

公元前三世纪,我是那个世纪的见证人,我的足迹跟随滇王

走遍了滇池流域的山川,作为妇女中的一员,我可以见证在滇国

从一开始就是妇女们在主持着祭祀。她们是女祭司,也是幽灵

掌控着我们的庆典,生离与死别。她们是一群身穿黑衣的女子

春夏秋冬都裹在黑色无领的布衣中,衣长至膝,袖仅至肘

她们的嘴唇同样涂着黑色的果浆,指甲蓄得很长,涂上了玫瑰色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种色彩,我曾秘密地暗访过古滇国最著名的

女祭司,她居滇池东岸。我看见她时,她正主持一场祭祀

为一个逝者诵咒语,我看见滇池东岸的山坡上布满了成群的乌鸦

噢,公元三世纪的一个大寒之日,我看见一片片一片片的黑羽

迎向了了滚滚而来的东风,之后,再面朝那滚滚而去的西风

我看见了古滇国最著名的女祭祀,她的嘴唇像黑色的花瓣

她舞着,一阵阵来历不明的暗香从她发丝中散出

她的头发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长的长发,垂到足踝底部

垂到她幽暗的影子下,垂到一个亡灵人西去的路上

而她吟唱着魔咒,那是我一生中倾听过的最悲郁的哀歌

啊,哀歌,那是从骨头中透出的凉,如西风之寒瑟

尽管如此,我从她玫瑰色的指甲中却感受到死亦是生

生亦是死。我索取了那玫瑰魔咒的暗香,我得到了生的秘诀

而当庆典之时,我们的女祭司们,人人都像花冠之王

她们着古滇国时代最魔幻的羽裳,仿佛神鸟一样带领我们飞翔

这时候,她们吟风声,四季变幻调,嘴唇能衔起物事的春秋

这时候,她们能变幻道像,让我们与众神们翩翩起舞

 

23、古滇国的妇女生活之二: 运粮上仓的女子图象

 

粮食是这个星球上永恒不变的食物。在古滇国,五谷润养着

我们的庶民,滋养着风声水起中的一首首民谣。秋天,揭开了

春夏之幕,揭开了热浪、雨气之后的秋幕,这时候

那些像青蛙一样穿梭不已的女子们来了。神之所以在创世纪

构造了女人身,是为了寂寞的月轮,是为了给皎洁之月轮

祭献上可以配佩那星月之心的妙品。这些伸出手来,可以使用

纤纤十指穿针引线的女人们,其妙心是用水熔炼的

所以,水可以浸漫巨石,水可以漫过千万里山峦和陆地

水可以漫过页码,漫过光辉的历程。古滇国的女子们

来到了秋天的幕帷前,她们奏响了铜鼓乐,秋天开始了

秋天是为了收割,那是古青铜器的器物,有钥锄、钥铲铜斧

铜锛等。农业,是祖先的口粮,也是今世的口粮

妇女们弯腰收割,啊,那是五谷的金色波浪

之后,妇女们又开始运粮,她们用头顶着铜钵,里面装满了

白花花的穗谷,她们像雁阵排列成队,头顶着铜钵

之后,妇女们又开始沿干栏房的木梯上了仓房

即使过去了若干个世纪以后,我仍能倾听到从铜钵中

倾身而出的白花花的大米的响声,还有妇女们头顶铜钵

正在上木梯的声音。啊,那年秋天,谷米上了仓房

谷米上了仓房,谷米上了仓房,古滇国的历史中有了这次秋之卷

 

24、古滇国的妇女生活之三: 纺织魔法中的美学

 

是谁发明了古滇国人的纺织术?这个追问像是使我着了魔

是谁发明了纺轮?这是一幅穿越的图像,女人又出现在纺轮前

那一个个循环季节里,我又回到了那一群妇女们中间

那个将长发辫垂在胸前的是我的春天秘友,她将长发成辫

是为了让男人追她时,好在奔跑中抓住她风中的辫子

那个扁髻的女人,是我的奴友,她整个一生都用来纺织

就像她使用一双手在永无终止的线缠着线的网路中探索着生

那个将螺髻高耸于额前的女人,是我的姐妹,她将纺织业

置于她丰盈的乳胸前,是为了感知身体中的织物之魔

女人们在纺织,一个女人在捻线,四个女人在织布

啊,那一匹又一匹的布,铺满了干栏房外的山坡

那象牙白的布匹是为了取悦纯净之晨的,那青黛色的布匹

是为了取悦灵魂之幻境的,那桃色的布匹是为了取悦爱情的

那黑色的布匹是为了取悦诸神的神秘踪迹的

 

25、公元三世纪我爱上了滇王的青铜剑

 

公元三世纪,我爱上了青铜剑。这是一个爱情故事的继续

不眠之夜,从将手伸出去,就能触到那一团团枕边的寒气

剑身成一狭长三角区域,足够我的手触抚到惊心

在不眠之夜,我的头垂向那管茎圆形的中空

垂向寒气中的热烈,因为爱情

我的手能触抚到了青铜剑上古滇王的温度

它像血红色喇叭花那样热烈。每次我经历不眠之夜

都是我探索世界的时刻,这时候我又恢复了野狐的特性

世界让我寂寞,也让我狂野不羁。我赤脚在冰凉的地上行走

我披散着长发,像幽灵可以出入任何地方

滇王的青铜剑上镶嵌着兽面纹、三角形线纹、缠缑状纹等

纹路是保藏时间的最好证据。不眠之夜,我的手像我的爱情

有雷电缔造了谷雨,有缠绵的丝帛般滑过去冰爽的夏至

也有春霄。不眠之夜,我的触觉中有倾诉,有眼泪滑过面颊

像乐音悄无声息地落在剑锋上,融化了烟花。我的故事

总是萦绕着与滇王相关的时间叙述下去。不眠之夜,我的面颊

经常倚依着那把青铜剑上的寒光四射,那一夜,我看见了战乱

我看见了我们的敌人,那一夜,滇王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用手挥舞着青铜剑,将剑指向了黑暗。那一夜过去后

我知道了一个真理,铸造青铜剑的人就是我们的滇王

只有滇王心上的那一团团挥之不去的凛冽,可以熔炼出热烈

只有滇王心上的那一团团永不熄灭之火,可以冷却成冰凉的铁器

 

26、每当青铜剑器上的一股股杀气弥漫时

 

每当青铜剑器上的一股股杀气弥漫之时,就是战乱将频临之时

那时候,我们的滇王会秘密地消失。我在马蹄声远去中

站在古滇池岸上,倾听着涛声,也在倾听着著名的女祭司吐露着

那风笛般悠远辽阔的魔法,这魔法像是世间惟一的

使我从忧心思念中升起的旗帜,让我获得了勇气和守望者的信念

又像是在我的眼前升起了玫瑰色的地平线,它使我倚依着

以心为城池的那些冉冉破晓开去的春光,啊,春光,我眼前的

春光在哪里?抚剑而去的王在哪里?我矜持的姿态

使我学会了等待,同时学会了诠释的技能。我从那个夜半的

雷电闪烁中,看见了剑光,已看见了剑光下倒下的骑士和异族

侵略和战争带来了剑气和杀戮,我看见了鲜血梅花

每当剑锋上的杀气弥漫时,将会突然之间改变流动的时间

云会越来越纷乱,乱之之下是奔逃的禽鸟异兽

妇女们的绣花针会突然刺伤手,织布机轮会突然遇上巨风

巨风而下会吹乱满坡的线网。熔炉里的火要么突然死寂

要么在风暴般燃烧,从而加剧了铸造青铜器的愤咒之焰

青蓝色的烟雾后,青铜剑敛住了一阵来历不明的战乱

它那深蓝的剑面,一直是我倾心的古滇王朝的容姿

直到永逝之水来临,我仍在它的剑面上找回了英勇的挽歌

啊,永逝未尽,战乱未尽,就像情愁未了

 

27、绵绵古滇国的晨曦之蔚蓝是什么

 

晨曦在公元前三世纪是什么颜色的

这是我重访古滇国时追究的又一个问题

一夜有多长?它们不是白雪皑皑之上的寒冷

它们也不是梨花的白。一夜有多长

它的尺度如圈栏内畜群们的安眠

它们簇拥的体温像栅栏之外的光泽。一夜有多长

当我闭眼或睁眼,世界已亮

我又看见欢鸣的高山羚羊已在纵横

我又看见一天中的宿命,像流水从源头而来

穿过了守夜人的不眠。一夜有多长?白昼就有多长

天已亮,暗色的窗花已变成玫瑰

天与地,如此地心心相印。浩瀚星空已随我愿

将古滇国的蔚蓝又一次看见,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已经看见的你,已在我眼眶中蔚蓝

今天有晴朗的天空,有你,有地平线上澄色的曲线

有镜面般明净的你的眼眸,有穿不过的天长地久的

遥远之翘首。有银亮的翅膀,有晨来的鹤

有秘密的笺注,有喜悦,有云空上的拥抱

啊,绵绵古滇国的晨曦,它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

像蔚蓝,值得我去仰慕和探索。此刻,穿越之书

再一次的被风拂开,我又看到了滇王的大印

它在蔚蓝的古滇国时代,意味着铸造了一个王朝

是谁在成为奴的时刻,同时已成为了我

今天的我,是一个符号,在它张开时

像花萼,像原罪的黑,也像犁沟里的曲线

是谁?在成为野狐的时候,同时成为了我

啊,一只青鸟为探春而飞过窗外芳草地

是谁,在成为古滇王的女人时

同时成为了布谷鸟,成为了月下寂寞和晨曦之外的风铃

 

28、我的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的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这样的历史已出土

在石寨山,我重又看见了滇王之印,它像葵花

在我看来,所有历史王朝中的大印都像葵花

也可以这样说,历史借助了葵花的疏密

创造了一个王朝又一个王朝的尊严。在石寨山我又看到了

留在滇王大印上的手纹,它是滇王大姆指上的几轮螺旋

我又触到了其中的纹理,它多么像我今朝吟诵的一首诗歌

诗韵的光芒让我浮游于上空,去赴约于蔚蓝

我说过,我的王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在古滇国,一切都取自泥土,水和石头,一切都取自心灵

啊,心灵是什么?它到底有多大?这是令时间烦忧的问题

所以,历史发明了火,只有火可以熔遍心灵之秘密

啊,今天,世界依然是一盏杯,有紫红色葡萄酒

它在你我舌尖上滚动,滚动如玫瑰色的地平线

时间依然是一颗心,它们乐于嬉戏,彼此随意穿飞

白昼依然是群蜂穿梭,众神引领我们劳作后

穿过了古老的犁沟。啊,今天,多么祥和静寂

我依然为自己、为一颗心、一盏灯、一个幻境

一场游戏去赴约。今天以后,心依然是迷宫

太阳依然是火焰,葵花依然是轮盘,它的转动如葵粒的布局

它所布下的方阵、天罗地网,一阵黑,一阵白

黑暗依然是冥床,情幻依然是云朵,它的云图搅乱了人心

它的变与不变、絮语绵长,助长着人心去迷失方向

 

29、古滇国乐器锣、鼓、箫、铃、编钟、葫芦的音律

 

音律是为了萦绕而进入人心的,人心在哪里

音律就会随风去寻找人心。正像绚烂或苍茫的相互守望

它们给予人心以速度,这里是奔向夜晚的速度

我看见了那个遥远古国的忧伤,它所需要的音律是箫带来的

箫,它是颤音,从人心呼吸中奔涌而出的

箫,三千多年前的箫,带着古滇国人的呼吸

带着忧郁之王的沉韵,呼啸在广袤的滇池岸

锣或鼓面上蹦跳着手指上的旋律,它在追赶朝暮

它在礼赞生死之谜。铃,是用来取悦幻觉的

它系于窗、门、帘它系于骡马牛猪狗羊等牲畜之脖颈,它用风来造乐

编钟,带着古韵中最神秘的沉与浮周游于世间

周游于人心的刻度,周游于我们胸怀,周游于那个嘘叹

葫芦之美,关于它与我们缔结的福禄之隐喻

美于它在我们头顶盘桓出的空中花园

美于它被我们用来制乐的时刻,美于音乐从它怀抱流出的黄昏

古滇国拥有了乐师,拥有了倾听音韵的王和民众

 

30、当青铜器从石寨山出土的时刻

 

当青铜器从石寨山出土的时刻,世界依然固我

它的泥土之褐色之红色之黑色,仍沉溺于它的深处

当我们说泥土这个词汇时,这泥土下有亲爱的土豆瓜果正在入梦

当我们说泥土这个词汇时,这泥土下有我们亲人的骨骼已化为灰

当我们说泥土这个词汇时,这泥土下的根茎已将时间缠绕住

泥土,就在枕下不远处的甘甜弥漫的花园深处

每个人脚下都是泥土,我们手捧着的每一只饭碗都是泥土给予的

而当青铜器从石寨山的泥土出世时

世界依然固我,泥土之下现出了三千多年前的一幕幕

生离死别之祭典。下葬时,日月必是黯淡的、无色的、泣泪的

这是一个基本的规律。此刻,磁铁又开始在我眼前闪耀

这是一个光辉四射的年景,滇池东岸石寨山

突然响起了一阵阵像磁铁的声音,磁铁那强劲之力

比如大鹏翅翼从云空俯冲而下,那是火焰震荡的时刻

比如灵魂漫歌云游到了神性之门户,那是屏息的时刻

千千万万的云带绕山绕水过来了,那一束束磁铁也过来了

我们将眼里的云层拂开,眼是用来发现的

只有在发现中,眼的功能才能进一步的获得明亮的真谛

当你的眼底突然间被石寨山的磁铁所牵引

你将会随同磁铁之光芒深入泥土,当世界之土越来越稀少时

你会在山寨山寻找到三千多年前古滇国的土,啊,尘土

有多深,人心就有多深。使用手,就可以触到尘土有多深的奥律

使用心之潜能,就能触到古滇国时代的青铜器

雨水从天空垂直下,啊,那一天,那个昼夜,不绝如缕的歌

从一帧帧石寨山出土的青铜器中弥漫而出

 

31、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麦穗丰盈而出的锋芒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燕雀筑巢的屋檐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百花明丽的春天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孤寂的人心和隐晦的天意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盗梦人的另一个梦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一只夜光杯的沉醉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诸神轮回的力度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热泪盈框的眼窝之水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从漩涡中织出的瀑布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蜉蝣们归墟的旅路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锈蚀的爱情台词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图书馆陈列的迷宫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那月亮的圆心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逐梦人流亡的西风之道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东方升起的垂帘就有多长

青铜器的一生有多长?我仰慕的时光就有多长

 

32、从司马迁《史记》中我所触摸到的忧伤

 

忧伤是具体的,像司马迁《史记》中关于古滇王的初始

它复述出了一根根线条的锃亮,即使在那个黑暗之初

历史依然是一根线条,随同古滇王的马蹄江河在流动

唯线条可以织网,唯捕手可以从鱼网中追逐到鱼在飞翔

唯线条在我心中停顿,使过往之境犹如晨曦逼近眼帘

啊,《史记》中有司马迁的眼泪,有此时、此在、有日夜的秉烛

有历史的星斗、有夜行的车辙、有绣花针下的牡丹

有秋菊像刀刃般卷曲之夜,那一夜,我爱上了我们的古滇王

有悬疑,像露水股融资渠道的历史。忧伤,是那么具体

像一根针扎痛了指环。再后来,露水后,是暧昧之夜

是荣枯往来的《史记》,那一年,我所爱上的另一个王是项羽

他在遥远的江那边,用30岁的年华创造了鸿门宴

迎来了要他命的敌人刘邦,又用浪漫主义送走了要他命的敌人

俊美的项羽死于剑、死于自由和理想主义精神、死于爱情

那一年以后,古滇王从《史记》中来到了滇池边

青铜夜,破哓的黎明和尘土熔炼于火,之后,火熔炼于心

之后,心熔炼于寂寞。之后,是草木的逃逸

是《史记》中的生与死。忧伤,是那么具体

转眼间,我所爱上的王都已经死去又已经转世归来

在《史记》以后,每一幕都是司马迁所预测过的

它们像洪水猛兽,又像箭手射不穿的一幕幕乱云飞逝

 

33、在一场古滇国的化装舞会中寻找古滇王

 

在一场古滇国的化装舞会中寻找古滇王

意味着你要迈开舞步。春之神降临人间后

噢,迈开一小步再一小步,这是纯古滇国的舞步

我们知道,脚迈开的每一小步舞曲都遵循着心形的跳动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所以,每一小步都是地球人的活动

古滇国是这地球上一小片磁铁,它的舞步衍生于动植物

衍生于万灵在这块磁铁上的心神形态,衍生于欢乐和哀愁

在一场化装舞会中寻找古滇王,意味着你要像蛇一样诡异

意味着你要像野狐样聪明,像老虎一样疯狂,像熊一样笨重

像狼一样狡猾,像鹿一样奔跑,像豹一样勇猛,像孔雀样开屏

像雉鸡一样飞或落,像鸳鸯一样游戏,像水鸟一样翻云覆水

在一场化装舞会中寻找古滇王,意味着你要寻找到舞伴

谁是你心仪的舞伴,谁就会让你赤足,插上羽翼

谁是你心慕的舞伴,谁就会为你耳佩大环,手环铜镯

谁是迎向你而来的舞伴,谁就会让你旋如舞池中央

在一场化装舞会中寻找古滇王,意味着你要寻找到妙律

在古悠色的版图之上,古滇王在化装舞会上已引领过你

在三千多年前的妙律中,一小步一小步的追赶过兽群

或者每三步之后再三步的追赶上了嬉戏的蛙鱼

或在每四步之后,突然旋舞,让舞池幻变为一场巨大的羽梦

在一场化装舞会上寻找古滇王,意味着你要成为梦中之梦

 

34、鼓面上的太阳纹及其他

 

鼓,是乐器之一。它从有日月开始之后,被手触及

手感应到了它可以征服人类之耳。那是在若干世纪以前

鼓出现在人类的每一个部落中,它们随同古老的人们

狂欢或者悲泣。我在一个暗夜,随同前古滇王夜巡时发现了

那一只只鼓面上的太阳纹,一个神秘的艺人正手捧颜料

往鼓面上涂色。今天,当创造已成为承载所有历史的词汇时

历史早已忘却了史前史中,那个前额呈青铜样黑的艺人

他涂上的色泽取自赧石中的粉沫,取自鸡血及所有兽血

取自人手指上鲜红的血流。因为太阳是红的、心脏是红的

太阳纹也是红色的。除此外,还有翔鹭纹、牛纹

除此外,还有鹿纹、船纹等等。饰物是为了取悦眼眸

而在这里,鼓面上的纹理,是为了取悦神先之灵

神仙无处不在,在绕着山水行走时会与神先相遇

神仙无处不在,在那个古滇国的黑色艺人心灵中

有众神在鼓面上吟颂。鼓,是古滇国人隔空传语之乐器

随同梦游深入到浩淼般的太阳纹中去

我又一次在古老的耳鼓中倾听到了咏叹

能够穿越鼓面之手是神先之手,是远方,是镜面

是梦中人的咏叹。是划破天际的春天之神韵

那被太阳纹、翔鹭纹、牛纹、鹿纹、船纹所覆盖的鼓面啊

是古滇国回荡起伏千万里的一次悲歌之旅足

 

35、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去爱上你

 

那么,咏颂者的我又是谁?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

为你引领风骚,那彻夜的狂欢以后,镜子依旧尘而不染

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为你而牧歌,细数围栏中缱绻一体的棉羊

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为你而呼唤春天,何谓春天

它是万簌俱寂以后,一点点的白,一点点的红

一点点的绿,一点点的紫,一点点的蓝,一点点的橙

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为你而活着?这是一件事

一件有关生死之事,它的谜或成为传说或悬疑于山水间

或在幻想意境中奔跑,直到我跑过了舌尖上的呼啸

直到我跑到了你面前,让我们守住了一场春望

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为你而成为奴,成为世间的一束光

随同光阴为你而守住倏忽即逝的焰花,为你而守候雨雪风

为你而守候那融圆骨血的一夜风华。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

去爱上你?像爱上我前世的召魂者,他的脸给予了我一场阴谋的

想象,给予我驯兽的勇气,给予我倾注眼窝的蓝天碧水

给予我抽刀断水的爱恨。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

为你去死而再生,生而再死?这场游戏在天宇间

到底能持续多长时间。每当这一刻,我的命,就在你手中

像纸样薄,那纸一样薄的是梨花是剑雪是窗前明月

我将以什么样的名义,去抵抗你?每当这一刻,心在跳动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啊,心在跳动

 

36、公元2013年初始,燕子就要迎空飞来

 

燕子,燕子就要迎空飞来,哪一只燕子是你的

哪一只燕子让你爱慕,让你在帝国的春光中

看到了自己的生,像一只轻燕般自由的飞

公元2013年初始,一群古滇国的燕子已迎空而来

沁入心脾的喜悦啊,是否已让你感受到了爱慕

像那低空飞翔之云,也同样喜乐上了燕子的翅膀

只有当你爱慕上一只迎空飞翔中的轻燕时

你的内心才会拥有生命中的又一场春光满园

哪一只轻燕可以入怀,自由之情愫为什么可以被一只燕子

衔于空中。水上浪花,天宇人间朝暮

都随东风、西风荡开了人心的角落。爱上一只轻燕的你

是王中之王,轻燕已飞过古刹神宫

轻燕下是千万里莺歌,数千燕舞之上是诗人的境遇

忧思啊,喜悦啊,都是一场相逢一场告别

我的古滇国,已用完了三十四年的光阴礼葬了最后一只青铜器

我的王,已用尽了他年华中无限的抱负和锦绣年华

忧思啊,喜悦啊,都是一场宴一片狼藉

轻燕下的一片绿红,圆融了古滇王三十四年的青铜之梦

圆融了石寨山、李家山、小松山、上马村、太极山、大团山

忧思啊,喜悦啊,都是一场拥抱一片烟云

忧思啊,喜悦啊,都是一片乱云飞渡过江河月轮

燕子们在自由的飞,哪一只轻燕已入诗人之梦

此刻,我们需要热烈也需要寒冷,青铜器的传说

已熔炼完了哀歌,那最后的魔法交给了伟大的时间

 

37、永逝之夜为什么呈深蓝色

 

帝国的夜色,是我所仰慕中看到的深蓝色

几世草木春秋,像一部辞书,充满了修辞

水满了必溢,那留在井底的水是深渊,那漫过天际的是永逝

五谷,饱满了必离,剥离之谷带着孤寂去到了该去的远方

镜面,因为有灵而明亮,它的明亮四射垂照了灵魂又出窍

爱情,因思而痛,其修行慢慢者也无法抵达一场空

身体,因循环而缠绵,它的一生是为了行为了终

幸福,其短暂是为了召魂,它的秘密已注入永逝之夜

熔炼,有水存入了黑匣,有骨存入了来世,有形存入了辞典

帝国的深蓝色下,我依然是一个奴,一个女人,一只野狐

我依然为天与地伴舞,为我的王吟诵诗词,为我的爱而永逝

青铜器已存入广袤的大地,存入那永逝的深蓝色之夜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 作家博客 ≡
徐王婴的网站
余志成的博客
杨秀丽的博客
俞小平的博客
曾训骐的博客
秀峰斋的博客
章子建的博客
白水的 博客
林双喜的博客
彭城客的博客
东方浩的博客
秦华的 博客
花语的 博客
何小龙的博客
赵士杰的博客
湘子的 博客
文榕的 博客
孙琳的 博客
萧笛的 博客
张立群的博客
王雪莹的博客
张静波的博客
张立群的博客
陈寿新的博客
徐江的 博客
安琪的 博客
冰波的 博客
陈富强的博客
王月华的博客
缪奇恩的博客
马炜的 博客
麦家的 博客
南派三叔博客
潘无依的博客
裘山山的博客
任峻的 博客
商略的 博客
孙侃的 博客
童银舫的博客
涂国文的博客
王寒的 博客
吴越的 博客
汪宛夫的博客
王一梅的博客
翁晴为的博客
吴警兵的博客
许攸的 博客
徐均生的博客
许仙的 博客
小雨的 博客
余华的 博客
赵健雄的博客
朱显雄的博客
郑炜的 博客
麦家的 博客
周亚的 博客
马伊的 博客
流潋紫的博客
鲁晓敏的博客
柳营的 博客
蔡丽双的博客
周波的 博客
卢江良的博客
李呆的 博客
解玺璋的博客
兴安的 博客
李建树的博客
李广德的博客
李杭育的博客
孔亚雷的博客
金问渔的博客
余杰的 博客
峻毅的 博客
蒋鑫富的博客
胡志毅的博客
过承祁的博客
易中天的博客
郭梅的 博客
郭梅的 网站
余中先的博客
顾艳的 博客
丁国祥的博客
冰岛的 博客
张锦江的博客
三善斋主博客
林柏松的博客
西川的 博客
赵世坚的博客
安琪的 博客
牧野的 博客
曹文轩的博客
陈应松的博客
董爱春的博客
田建勋的博客
赵丽宏的博客
铁凝的 博客
郁雪 的博客
赵振王的博客
沙克的 博客
晓音的 博客
庞德祥的博客
畀愚的 博客
包丹虹的博客
陈集益的博客
陈兴兵的博客
沧月的 博客
晓音的 博客
安琪的 博客
顾北的 博客
台北女诗人阿芒
朵渔的 博客
第七行的博客
朵渔的 博客
北海的 博客
李侃写诗100%
北斗的 博客
杨克的 博客
杨克的 博客
伊沙的 博客
余怒的 博客
诗人芒克的BLOG
徐江的 博客
于坚的 博客
北岛的 博客
韩东的 博客
翟永明的博客
中国新诗博客大学教学部
台湾诗人陈黎
海男的 博客
 ≡ 艺术博客 ≡
凌卓平的博客
吴松涛的博客
曹大瑞的博客
hanshh的博客
书为心画博客
淼淼 的博客
孙海建的博客
飞翔的梦博客
李明平的博客
山水画家博客
林明琛的博客
杨国英的博客
醉侠的 博客
陈天然的博客
杜好峰的博客
李庆方的博客
李振可的博客
王守诚的博客
王石帆的博客
博亚墨轩博客
巩连仁的博客
公主亦美博客
北京墨海堂白浩然
刘斌书画博客
散石书法空间
王建军的博客
张新明的博客
顾青蛟的博客
于传迪的博客
班粤生的博客
快乐的老小孩
林汉国的博客
冯建国的博客
孙海建的博客
张耀奇的博客
张润高的博客
李振可的博客
徐卫国的博客
李超来翰墨馆
林红 的博客
杜好峰的博客
馨香 的博客
张志方的博客
李金泰的博客
金侬的 博客
散石的 博客
李金泰的博客
徐湛的 博客
陈权衡的博客
李绍周的博客
张明君的博客
古生的 博客
汤宽义的博客
孙瑞春的博客
孟祥伟的博客
王泽中的博客
孟卫东的博客
董希凯的博客
徐渊明的博客
徐泽林的博客
林森 的博客
宋一洲的博客
陕西李涛博客
河南濮阳李宏勋
楼柏安的网站
书法家朱关田
 ≡ 诗人博客 ≡
盘亚东的博客
杨天旭的博客
安泰甫的博客
赵文敏的博客
康亚超的博客
邵争奥的博客
空门不关博客
绿油油的 草
墨客的 博客
细雨飞花博客
我型我塑博客
锄月人的博客
余水容的博客
天上人间情一诺
雪堂箫声博客
箫声剑气拈花一笑
韬韬的 博客
十三姨的博客
独酌客诗歌博客
美丽人生博客
潇湘琴韵博客
诗尚轩的博客
江南一葉博客
张铠的 博客
微湖隐士博客
郁芬 的博客
江月对弈博客
逸琳子的博客
心兰韵的博客
零下273.15℃
梅兰竹菊博客
寒江雪的博客
悠悠茶香博客
兰香石雅一场雨
小太阳的博客
紫色 风铃天
冰山七绝博客
陈武涛的博客
久栗的诗歌博客
罗敷再世博客
彭斌 的博客
晓风听雨博客
海纳百川博客
虞皇 族星人
寂寞的候鸟博客
黄山石奴(崔剑明)
山野书生博客
可爱小屋博客
布屿芽的博客
九郎 的博客
在这样的 夜里
混沌的初体验
塞客衣单博客
韩润玖的博客
张铧梦的背影
五相子的博客
大道自然博客
璎宁诗歌博客
雪域冰心博客
断戒之痕博客
逍遥客的博客
红玫瑰白玫瑰
红梅傲雪博客
梅崇军的博客
绿水青山博客
梦雨飘寒博客
一塘 醉荷莲
月上寒舍博客
莫笑清风博客
三哥文学博客
莫失莫忘博客
沙汀想想博客
山水云天博客
暗夜行路博客
一壶先生博客
木末芙蓉花博
白色信风博客
刘旭锋的博客
如春水映梨花
情暖人间博客
企奴语丝博客
lintongbin76
行者张的博客
沁欣的家博客
如我青青博客
桥头肖瑾博客
瀚海中一滴水
冰山上的来客
流云 的博客
红茶的 博客
水云间的博客
阿芙洛狄忒博客
石子星空史坤
追梦少年博客
龚达的 博客
刘曙的 博客
五味菩提博客
付昱的 博客
怡竹堂主人博客
幸福家园博客
艺海人生博客
素心斋 主人
欧畅的 博客
欣心湖的博客
凭栏的 博客
青谷潇梅博客
山水云天博客
西海拾贝博客
孙影心情日记
松青的 博客
董董我的小屋
风随舞动起秋韵
一路花香博客
江东浪子博客
李厚霖的博客
孤灯下的博客
大阿哥心里话
自由飞翔博客
怜雪伊人博客
孤独之旅博客
梅竹物语博客
菰单泪的博客
远石 的博客
陈静逸的博客
zfzxf 的博客
陈朝晖的博客
快乐鲤鱼博客
诗行天下博客
追风筝 的人
孤城异客博客
平中寓奇博客
李宏勋的博客
花开有声博客
西部诗神博客
中都斯人博客
梦飘飘的博客
炒菜的梦博客
攀峰 的博客
依我华殇博客
诗行天下博客
若雪飞花博客
一厘米的距离
元梁诗林博客
天地一 沙鸥
张润高的博客
藏雪ぷΨぷ天堂
幸福家园博客
碧弘 的博客
素年锦时博客
温一壶岁月下酒
恋娟生的博客
皓月 的博客
雨竹 的博客
清尘 的博客
晶晶 的博客
严美勤的博客
阿薇 的博客
燕菲南的博客
海棠之滨博客
承志殇的博客
飞雪飘飘博客
人非草木博客
虞皇族星人
绿静思的博客
风青扬的博客
十八日的博客
yangxifuren博客
绵山布衣博客
梦幻 的博客
高山流水博客
亦浓 的博客
百鸣 的博客
蝌蚪 的博客
zdc609609的博客
曾锦棠的博客
紫嫣郡主博客
浪漫风韵的博客
柔丝的 博客
林晨 的博客
暗夜行路博客
苏无痕
 ≡ 友情链接 ≡

中国大卷文学社 
  邮箱:dajuantianxia@126.com. 网址http://www.djwxs.com/